你以為新勢力車企最忙的是哪個部門?


來源:autocarweekly   時間:2019-11-19 08:00:16


如題。

——研發?

——財務??

還是公關???

呵。

一個最新的答案,是法務。

反正理想汽車的法務可忙壞了。

11月11日,重慶理想智造汽車有限公司被重慶市北碚區人民法院列為被執行人。并且,這還是該公司在兩個月內第二次被列為被執行人。

我們就此事詢問了理想汽車方面,得到的回復是:“這是力帆汽車的歷史遺留問題。與理想汽車沒有關系。我們沒有接手力帆的任何債務。”

去年12月,理想汽車(那時候還叫車和家)花了6.5億元,收購了重慶力帆汽車有限公司100%的股權。后者是力帆股份下屬的汽車生產企業。

值得注意的是,力帆股份還有一家力帆汽車乘用車有限公司,那才是目前力帆汽車業務的主要載體(也就是我們平時所指的力帆)。也就是說,力帆股份旗下統共有兩家車企都具備完全汽車生產資質。

賣掉一個,“有利于優化公司業務結構,提升產業附加值,降低經營風險,提高上市公司的管理效率、資產質量和盈利能力,加快公司轉型升級,符合公司和全體股東的利益”——正如其在公告中所說的,幾乎是一本萬利的。

買它,理想汽車也是目的明確,就是旨在資質,用曲線救國的方式來解決自己的生產準入問題。同時,力帆集團總裁馬可也表示:“此次只是賣出一塊閑置的汽車生產牌照,工廠、設備、土地等資產都還是力帆的。”

所以盡管是100%的股權收購,但是對買賣雙方來說,實質就是這塊牌照。自今年1月,重慶力帆汽車有限公司正式更名為重慶理想智造汽車有限公司后,就算正式接盤了。

然而,這筆交易在鋪平了一個手續門檻的同時,卻為打算全力沖刺量產的理想汽車,帶來不少瑣碎的麻煩。

出售當口,力帆汽車的經營狀況就十分堪憂。公開資料顯示,2018年前11個月實現營業收入19.16億元,凈虧損2.67億元,經審計其資產總額為5.02億元,負債總額為5億元,資產凈額僅為161.05萬元。

今年以來,隨著車市寒冬深入,力帆經營不善的問題愈發嚴峻。根據力帆股份的第三季度財報,今年前三季度,力帆營收66.86億元,同比下降19.52%,凈虧損26.33億元,對比去年同期盈利1.34億元,同比下降2064.5%。

財報指出,業績不咋滴的主因,是受到國內車市影響,汽車板塊業務下滑幅度較大(今年1-9月累計銷售約2.2萬輛,同比下跌72.25%),同時融資環境艱難,對短期經營流動性造成一定壓力,若后續沒有明顯改善,下一季度可能仍將持續虧損。

力帆的債務危機甚至引起了重慶市政府的介入協調。十月底,重慶市政府召集了地方金融辦及銀行機構債權人等,幫助力帆汽車組織成立了債權人委員會,要求各銀行“不抽貸、不壓貸、不斷貸”。

山大的財務壓力和可想而知的資金鏈,讓一些舊帳在今年集中爆發,使得重慶理想智造受到牽連。

根據天眼查上的公開信息,在司法風險一欄,目前重慶理想智造共有65條開庭公告,其中有57條是發生在今年,“被告人/被告/被上訴人/被申請人”雖然是更名之后的重慶理想智造,但是案子中的協議都是“力帆汽車”時期力帆和供應商們簽下的。

理想顯然是不想背鍋的。

從被列為“被執行人”這個事實本身,就可以看出他們對這些“歷史遺留問題”的態度。根據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上所公示的信息,11月的被執行標的金額為162.26萬元;9月則更是少,僅為12.82萬元。十幾萬也拿不出嘛?這是不可能的。

盡管理想汽車目前處于苦哈哈的創業階段——根據江蘇省國資委的公告,截至今年上半年,理想汽車營收約527.76萬元,凈虧損6.29億元,資產總額58.41億元,負債總額9.31億元。但是這屬于很正常的先期曲線。重要的是,8月理想汽車宣布完成了5.3億美元C輪融資,由美團創始人王興領投。這是今年新勢力最大的一筆融資。

一位熟悉理想汽車的知情人士也告訴我們,理想汽車在收購時就沒接債務。“一開始收的時候,就達成過協議。”所以說,“被執行”,并不是賴賬,而是原則性分明地正當行使自己的權利。并且,該知情人士也表示,協議相關工作“目前正在推進。相信可以解決。”

不過,由于理想智造是被執行的第一主體,有承擔還債的義務;而另一邊廂,力帆方面又表現出一副無力償還的樣子,讓外界不禁擔心,理想汽車會不會最終被強制墊付要吃一個啞巴虧?

為此,我們咨詢了法律人士。對方告知,企業法第三條規定,公司作為獨立法人,應當獨立承擔民事責任。而股東對公司承擔有限責任。當公司發生債務責任時,股東并不直接對債權人負責,而是由公司自己的全部資產對公司債務承擔責任。

而從已發布的訴訟裁決中,我們對于誰的債、誰來還的問題,也有了一個大致的概況了解。力帆方面的確有相應地在承接問題。

根據天眼查和中國裁判文書網的公開信息,我們梳理了今年以來涉及“重慶理想智造”的裁定書,糾紛對象包括17家企業,類型主要分為兩大類:一類是買賣合同糾紛,一類是票據糾紛。

票據糾紛,幾乎都會涉及另一個被告,重慶力帆財務有限公司。案由通常是,票據到期沒付款,重慶理想智造在“力帆汽車”時期是出票人,而力帆財務是承兌人。

根據相關法律規定,票據糾紛應由票據支付地或者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轄,而案子涉及的票據支付通常都在自貿區,力帆財務也在自貿區,重慶理想智造在北碚區。最后裁定通常是移送自貿區人民法院。

至于買賣合同糾紛的情況,會更復雜一些。

一部分明確了責任和合同的,會比較簡單。比如和金泰公司的債務,早先已經和金泰公司、以及力帆乘用車公司北碚分公司簽訂了《三方轉賬協議》,原來由重慶力帆汽車欠下的款項(大概7萬多元),付款義務就轉由被告力帆乘用車公司北碚分公司承擔。

另一部分則比較難搞。

比如和比克電池的債務。這家動力電池裝機量國內排名前十的企業,今年也是苦不堪言,自己的現金流崩到不行,不能如約付清供應商貨款。根據比克的公告,主要是受到下游眾泰(欠帳約6億元)和華泰(欠帳約3億元)未付貨款的影響。

相比之下,重慶理想智造或許還算小頭。雙方曾簽訂過《汽車零部件及材料開發協議》及《零部件和材料價格協議》,簽訂時間為2018年4月21日,也就是“重慶力帆汽車”的舊賬無疑的。今年5月,比克向深圳市龍崗區人民法院申請了財產保全,請求查封、扣押或凍結重慶理想智造所有的價值人民幣近537萬元的財產,得到了法院的批準。

再比如和德賽西威的債務。雙方分別于2015年、2016年簽訂過多份《汽車零部件及材料開發協議》及《零部件和材料價格協議》,從時間線來看也是重慶力帆汽車的遺留問題。德賽西威訴求包括了拖欠的貨款近483萬元,呆滯成品損失近1300萬元,呆滯專用原材料損失近203萬元,共計近1985萬元;算上利息得有2085萬元。由于訴訟標的超過,案子移送中級人民法院了。

從賬面來看,不能說毫無影響。最壞的情況是,一股腦兒地都得賠償,力帆方面拿不出錢,重慶理想智造又資不抵債,為了保住資質,何以為繼?

理想方面,不是拿不出。但是僅僅為了一紙資質,代價已經太高了。

力帆股份在公告中就曾指出,資產評估公司給出的標的評估是83.56萬元。而理想最終付出了6.5億元。

當時就有不少聲音為此悲憤扼腕。比如《電動汽車觀察家》就擲地有聲地說,一家有競爭力的新造車企業獲得造車資質,雖然可以說是好事一樁,但同時也讓人看到這個準入政策有多荒謬。“花這6.5億的車和家,和不花這6.5億的車和家,有區別嗎?”

無論是研發設計,還是生產制造,還是之后的銷售服務,都是理想汽車一手操持的,沒拿力帆一針一線。

此外,雙方還簽了為期三年的合作框架協議,理想汽車還將和力帆共享增程式純電動汽車動力系統、車載人機交互系統、網約車定制車型、車聯網相關數據和分析等內容……且不說是否真的會執行到這一步,反正是挺虧的。

現在看來,花了這6.5億,不僅是沒區別,還得倒貼跟進不少資源,去處理冗余的程序。從一個大的社會循環來說,通過“以新注舊”的方式來激活閑置資源,雖然看上去是一種可持續的方式,但其實對一些競爭力特別堪憂的舊資產,積弊難清,從幫扶效果上猶如杯水車薪,同時對那些可能成為優質資產的新生企業,反而是一種消耗。

值得警惕的是這種想法:所有人要造車都需要資質,既然別人弄得到,你也就別逼逼;弄不到本身就說明實力有缺陷——對此我是不以為意的。如果這也算是證明競爭力的一種方式,那恰恰說明我們的汽車到今天似乎還不是一個可以用技術說話的行業。而我們距離認真的技術密集型產業有多遠,意味著我們距離真正的彎道超車就有多遠。

扯遠了。對于理想汽車來說,這些都可以放在身后。

很早以前,我們曾問過李想,6.5億元買一個資質劃算不算?他不愿多說,只是表示“這些對消費者沒什么意義。消費者關心的是從我們工廠生產出來的尾標是理想ONE的車的真實品質。”

  版權及免責聲明:凡本網所屬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環球光伏網”,違者本網將保留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的權力。凡轉載文章,不代表本網觀點和立場。

延伸閱讀

最新文章

新式噴涂工藝可用于打造更加實用的鈣鈦礦太陽能光伏面板 新式噴涂工藝可用于打造更加實用的鈣鈦礦太陽能光伏面板

精彩推薦

產業新聞

蘋果供應商博通暗示:iPhone12將延期到第四季度發售 蘋果供應商博通暗示:iPhone12將延期到第四季度發售

熱門推薦

单双中特【更新中】